提起兒子,雲旭陽的父親哭了起來 攝/法制晚報特派漯河記者 洪煜
  雲旭陽的電腦里,存著學員接受胡萬林“自然療法”、服用藥湯的圖片 攝/法制晚報特派漯河記者 洪煜
  雲旭陽生前照片 攝/法制晚報特派漯河記者 洪煜
  法制晚報訊(記者 楊詩凡) 昨天,記者到喝了“神醫”胡萬林的“五味湯”後死亡的大學生雲旭陽家中探訪。死者父親稱,兒子迷戀中醫到了拒絕談戀愛的地步,他向一個叫陳永康的人學中醫和“禪門丹法真口訣”,稱修煉後能看到“一道藍光”,後與師傅一起找胡萬林繼續“學習”。
  今天,雲旭陽的律師河南國基律師事務所律師張偉向法制晚報記者表示,家屬對警方認定胡萬林涉嫌非法行醫罪有異議,認為胡萬林涉嫌故意殺人,準備委托他寫法律意見書提交給新安縣公安局,並準備在檢方公訴後向胡萬林及同伙起訴索賠。
  事件進展
  律師:胡萬林涉嫌故意殺人
  張偉告訴記者,胡萬林是因涉嫌非法行醫罪被批捕的,他此前因非法行醫被判刑,出獄後應當知道芒硝對人身體有害,屬於明知故犯。他對一個健康的人大量使用芒硝,在其出現嘔吐等不良反應後阻止賓館工作人員探望,稱其喝醉了,使雲旭陽失去了最後一次得到救助的機會,涉嫌故意殺人。
  張偉表示,他對司法機關給胡萬林的罪名定性為非法行醫罪表示異議,“我認為應該是故意殺人罪,我準備寫一份法律意見書,對案件的定性進行陳述,提交給新安縣公安局。”
  他說,在偵查結束後,警方對案件的定性將最後確定,並體現在起訴意見書中,“在這之前,對於案件定性的分歧,我會提出律師意見。”
  “檢察機關在對胡萬林等人提起公訴後,我們將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向胡萬林及其同伙索賠。”張偉說。
  家中探訪
  雲家房內掛著針灸穴位圖
  驅車近一小時,記者從河南漯河市火車站趕到雲旭陽位於漯河臨潁縣瓦店鎮雲莊村的家中。
  雲家的房子是七八年前新蓋的平房,在雲旭陽的房間里,進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搭在架子上的兩面錦旗。
  “妙手回春針到病除”、“針到病除三十年頑疾”,雲旭陽的父親說,送錦旗的是被雲旭陽治好病的兩位鄉鄰。
  牆壁上貼著兩張人體針灸穴位圖,架子上擺放著銀針、火罐、藥水等。
  拜師學中醫大學生退學回家開店
  在家中,雲旭陽的家人接受了記者採訪。
  2011年,還在鄭州黃河科技學院上大二的雲旭陽稱想學中醫,原因是同學打籃球崴了腳,怎麼治都治不好,找到一家康復理療店,很快治好了,他覺得中醫很神奇,便拜給同學治好病的孟大夫為師。
  學了半年後,一次,年邁的奶奶突然閃了腰,雲旭陽趕回家中給奶奶扎針灸。扎了3次後,奶奶的腰不疼了,能直起來了。
  他還給父親扎針灸治胃疼,“當時一扎針,我感覺像觸電了一樣,胃里隨後有一股氣流逐漸散開,就不疼了。”兒子給父親治病的場景,在雲父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2012年,雲旭陽放棄了大學的建築專業,退學回到家鄉開了中醫理療店,給鄉鄰治病,一月收入有三四千元。
  父親說,雲旭陽白天在理療店治病,晚上就在家中學習中醫。他說,兒子長相不寒磣,這幾年上門提親的沒有100戶也有80戶,“他總跟我說,爸爸,我學中醫的時間都不夠呢。”
  在雲旭陽卧室的桌子上仍擺放著《黃帝內經》、《杏林薪傳——一位中醫師的不傳之秘》、《中醫基礎理論》以及一些介紹灸法的理論書籍。
  《自由能源 一個人的暗戰》這本書顯得很特別,書的封皮上寫著“天才發明家約翰·瑟爾用夢想拯救世界”。
  雲旭陽的母親拿出一本厚厚的筆記本反覆摩挲,這是雲旭陽抄寫的《黃帝內經》,“孩子學中醫可勤奮了,除了看書,還常在網上看視頻,去外地拜師學藝。”
  另找師傅QQ里詢問人生疑惑
  今年春節過後,雲旭陽告訴父母,他要到武漢跟一個叫陳永康的人學中醫,學費2000元,母親取出4500元給他。
  4天后兒子回來,情緒高漲,興奮地告訴父親自己找對了師傅,肯定能學好中醫。
  在雲旭陽家中,父親從他常上網的電腦中調出了一份他與陳永康的QQ聊天記錄。
  雲旭陽經常在線向陳永康詢問對中醫、對人生等的疑惑。他向陳永康傾訴,每次和父親接觸的時候,明顯感覺自己和父親氣場不合。
  陳永康建議他“您多親近他,沒有父親不愛兒子的”。雲旭陽答應:“可以改。”
  追隨師傅一起找胡萬林“學習”
  “老師你打算去哪裡學習?”雲旭陽問陳永康。
  “胡大師那裡。”陳永康回答。
  “到時候一起吧。”雲旭陽說,陳永康滿口答應,並告訴他需要1萬元的學費,還出主意讓他找父親想辦法。
  雲旭陽還提到學佛,“沒有你,我可能這輩子都不會接觸這個東西。”
  為了給雲旭陽“解惑”,陳永康發給他一份禪門丹法真口訣。
  “欲界定就是心靜久了,目前出現一幕幕朦朧的圖像。”雲旭陽稱他試過這份口訣,“你猜我看到了什麼?”雲旭陽接著跟陳永康說:“我是睜著眼的,寫了字條放在手中,剛開始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慢慢消失,最後什麼也看不到,出現了一個大塊綠石頭,2秒,瞬間消失。一個人應站在山上,瞬間消失。一道綠光,瞬間消失。一座城市,瞬間消失。”
  “不是綠光,是藍光。”雲旭陽糾正道,並告訴陳永康:“雖然沒感知到字,但看到的景象蠻奇怪的。”
  陳永康誇贊他:“已經很不錯啦。”並鼓勵其繼續努力。
  在這次聊天中,雲旭陽還向陳永康表達了“我想出家”的念頭。
  陳永康也向他推薦胡萬林的自然療法,並介紹胡萬林的徒弟秦昌武等人。秦昌武曾邀請他學習胡大師教的自然大法,稱7天即能學好,並稱:“胡大師很忙,很難得收徒。”
  “癌症幾天就好。”秦昌武稱。
  也就是在這次的網上聊天中,雲旭陽與秦昌武、陳永康等人敲定了去見胡萬林學習的時間地點。
  兒子去世父親稱天天做噩夢
  8月30日清晨,雲旭陽一邊叮囑父親幹活要小心,一邊拿著母親給他取的錢出發了,他要趕往200公里之外的洛陽,與秦昌武等人集合,一起參加胡萬林組織的中醫研討會,“進山林學習。”
  臨行前,母親囑咐說,到了地方要打電話回家報平安。
  當天即到達洛陽市新安縣龍潭峽風景區,下午雲旭陽打電話給母親,正在地里幹活的母親的手機放在家裡充電,並未接著。
  31日早晨,母親才發現兒子的未接來電,回撥過去無人接聽。
  當晚大約10時左右,村委會主任急匆匆趕過來,給這個家庭帶來了噩耗。
  村委會主任稱接到派出所的電話,說雲旭陽喝了藥水不治身亡。
  家人次日一早趕到新安縣,在縣醫院的停屍房,見到了兒子的遺體。
  雲父看到兒子的頭部、四肢等部位均有外傷,“像是磕傷的。”但是至今,警方也未告訴他外傷形成的原因。
  “兒子沒了,多少錢都換不回來。”事發已近兩個月,這個家庭仍籠罩在喪子的巨大悲痛中。
  提到雲旭陽,村裡的人無人不識,鄉親們扼腕嘆息:老雲家失去這麼一個熱心腸的兒子,太可惜了!街坊們對雲旭陽的評價是心腸好,樂於給鄉親們治病,“只收基本的藥費”。
  “兒子走了50多天了,我們一天安穩覺都沒睡過,天天做噩夢。”說到動情處, 雲旭陽的父親雲文超聲淚俱下。
  文/特派漯河記者 楊詩凡
  本版攝/特派漯河記者 洪煜
  (下轉a08版)  (原標題:稱胡萬林故意殺人 將索賠)
創作者介紹

freelance

ktrvbdgbqbjgl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