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老師(左)在全班同學面前向妮妮道歉 本報記者趙航攝
  老師的梳子丟了,孩子把自己的梳子送給了老師……幾天前的溫馨一幕還在眼前浮現,可沒過多久,孩子卻突然說不想去幼兒園了,這是怎麼了呢?
  原來,12月9日,鄒先生5歲半的女兒妮妮(化名)由於沒有乖乖睡午覺,挨了老師的打。昨日,當事老師當著全班30多個孩子的面,向妮妮道歉。
  園方要上門道歉,家長拒絕了
  鄒先生來自安微,在西安城北做生意,一年前,他把一直放在老家的女兒接到西安,隨後,把女兒送進了未央區北辰村的星宇幼兒園。
  12月9日下午,妮妮放學回家後看上去很不高興,“突然說不想去幼兒園了,我問她為啥,她咋都不說。”鄒先生的妻子蔡女士說,當晚,她和丈夫有些疑慮,但也沒太在意。
  第二天,孩子正常去幼兒園,“那天下午放學後,在菜市場,妮妮的一個同學說老師把學生打得鼻子流血了,我當時沒聽清,回家問孩子,孩子說老師打的就是她。”鄒先生說,當時他不相信這是真的,和幼兒園園長通過電話後,證實了確實有這麼一件事。
  鄒先生說,當晚,幼兒園一名劉姓老師提出要到家裡道歉,被他們拒絕了。
  “我過去打她的手,她一躲,就掃在了鼻子上”
  星宇幼兒園位於北辰村一個小院落,幼兒園有大中小三個年級各3個班,每班30多個孩子。妮妮所在班級是大3班,班主任是一個姓韓的女老師。昨日一早,鄒先生夫婦帶著女兒到幼兒園討說法。
  在一間牆上掛著該園相關審批證照的辦公室里,記者見到了妮妮及其父母、幼兒園史姓園長、當事老師韓老師。鄒先生夫婦瞭解到,事發時,韓老師正面打了妮妮的臉,鼻子流了不少血。
  對此,韓老師說:“當時是午休時間,別的孩子都睡了,妮妮不睡,她的床位靠近牆邊,她伸手摳牆,我阻止她不聽,我就過去打她的手,結果她一躲,就掃在了鼻子上。”韓老師承認把妮妮鼻子打出血,並說自己的行為不當。
  幾天前孩子還把自己的梳子送給了老師
  妮妮的媽媽蔡女士說,就在事發前幾天,妮妮和韓老師之間還發生過一件溫暖的事,“有一天女兒突然說,‘媽媽,韓老師的梳子丟了,我能不能把我的梳子送給她?’”蔡女士說,她當時讓孩子自己決定,結果,妮妮就把自己的梳子送給了韓老師。
  韓老師表示確有此事,她說,自從她帶妮妮以來,孩子一直很乖巧,但最近卻不知什麼原因特別調皮,她曾跟蔡女士反映過。蔡女士認可了這一說法,“我們有了老二,對妮妮的關註少了,這個事我給老師說過,希望老師多關照一下孩子。”蔡女士說,老師管教孩子也是應該的,但是最好能給孩子講講道理,不要傷害到他們。
  “老師錯了,希望你能原諒,繼續在這個班裡上課”
  經雙方溝通,鄒先生希望韓老師和園方能當眾向妮妮道歉,“孩子挨打時很多小朋友都看見了,她也有自尊。”
  “老師錯了,老師希望你能原諒,繼續在這個班裡上課,老師會更加愛你。”昨日上午11時許,在妮妮所在的大3班教室,當著30多個小朋友的面,韓老師兩次鞠躬,向妮妮及其父母道了歉。
  但妮妮似乎並不買賬,當蔡女士詢問她是否能原諒老師,並繼續在班裡上課時,妮妮沒吭聲,低頭離開教室。
  昨晚,史園長表示,他將繼續與鄒先生交涉,爭取獲得諒解,並會想辦法撫平給孩子帶來的心理傷害。“如果難以取得家長諒解,會開除當事老師。”
  “適度懲戒有必要,但要把握度”
  西安心理學會會長尚華表示,幼兒時期是規則構建的關鍵期,需要愛的滋潤,適度的懲戒是有必要的,但要把握度,過度懲戒的動機也許有合理之處,但卻會使孩子恐懼,從而導致孩子的安全感和歸屬感降低,造成孩子不想或不敢到學校。
  另外,幼兒對老師有一定的依賴性,“有時家長說的話孩子不一定聽,但會相信老師說的。”尚華說,過度懲戒,從一定程度上可能淡化師生之情,降低老師的美好形象,對孩子性格形成產生負面影響。
  尚華建議,在必要懲戒時,老師應當主動向孩子說明出發點和動機。出現類似事件後,老師應該讓孩子多參加幼兒園集體活動,父母也應該在孩子面前說明老師的行為並非有意,儘量減輕事件在孩子心中留下的陰影。
  本報記者楊德合
(原標題:女童不聽話鼻子被幼教打出血 家長拒絕其上門道歉)
創作者介紹

freelance

ktrvbdgbqbjgl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